慮病症─癌症恐慌現形記


上個禮拜衛生署公佈了去年(2009)的十大死因統計,癌症又連續蟬連了第一名的寶座。這讓林醫師想起之前曾經接受過光華雜誌的訪問,許多人在家人得病之後產生了慮病症的情況,希望藉著跟讀者們分享這一篇文章的機會,也讓大家從另一個角度思考自己的身心健康。

癌症恐慌現形記 (台灣光華雜誌)

「我的外婆死於口腔癌,我的口臭問題跟這有關嗎?」一位27歲女性,在網路留言版上寫下她的憂慮──她想知道,曾經抽菸、每週喝酒一次、目前三不五時感到口乾舌燥的她,是否也得了口腔癌?

針對這種心理狀態,英語有cancerophobia(癌症恐懼症)或carcinophobia(腫瘤恐懼症)的說法。它們並非身體細胞真正的癌化,而是一種「心癌」,一種對癌症的焦慮。這,恐怕才是驅策防癌經濟興起的動力。

什麼是焦慮與恐懼的源頭?精神分析的鼻祖佛洛依德,在1933年出版的《精神分析引論新編》裡,分析了幾種「焦慮」類型,其中,人們面對危險或威脅之際所產生的情感狀態,稱為「現實焦慮」,是人們的心理「對預期可能的外在傷害所做出的回應」。

行政院衛生署統計,2007年每10位國人死亡案例裡,就有3人是死於癌症(惡性腫瘤占全部死因的28.9%)。由此觀之,「癌恐」的焦慮完全成立。

更歡嘆息,無病呻吟?

「恐慌到了極致,身體也會出現莫名其妙的症狀,」台北市松德診所身心科主治醫師林耿立提出他的臨床觀察。他說,不少癌恐過度的病人或多或少都出現了焦慮的「身體化」症狀,例如經常自覺頭痛、頭暈、胸悶、氣喘、心臟無力等。

「這些病人大都曾經目睹家人罹癌的痛楚,因此對自身的健康狀況格外憂心。」林耿立曾經治療一位40 歲左右的男性病患,其父親肝癌過世兩年後,他不斷抱怨肚子右上方隱隱作痛,並憂心自己的肝臟也出了問題。

「一般早期的肝病是沒有症狀的,但即使各項醫學檢查都確定這名男子的肝臟十分健康,他還是會無來由地感到肝痛,」林耿立說。

有些癌恐病人不一定有生理上的症狀,但就是無法在「心理」上接受他們確實沒有罹癌的事實。對此,精神醫學的正式診斷名稱是「慮病症」。

佛洛伊德在一封寫給德國耳鼻喉科醫師兼好友威廉‧弗里士的信件手稿裡,首次提及「慮病症」,視其為「慢性焦慮精神官能症」的一種。而在後續討論人類「自戀」的著作裡,他進一步把此病描述成一種「內縮」的事件:患者「抽回」他對外在事物的興趣與精神能量,並轉而將它們灌注於自己的身體。

「慮病症患者懷疑自己罹患絕症,稍有病痛的徵兆,他就開始胡思亂想。」台北新店耕莘醫院精神科暨心理衛生中心主任楊聰財進一步解釋:人生發生巨變,諸如失業、失親、失戀等,都可能是慮病症的成因,患者因無法接受打擊,在逃避心理下,對周遭人、事、物喪失興趣,轉而過度在意自己的身體健康,稍有異狀就四處尋醫問診,發病年齡以30至40 歲女性,且教育程度低者居多。

一人罹癌,姊姊妹妹跳起來

慮病症的希臘文字根是由「下方」(hypo)與「乳房軟骨」(chondros)組成,似乎暗指此病最早可能與女性有關。現代醫學固然認為此病無性別之分,但常見病人心理焦慮的對象以癌症、心臟病、中風等文明病為主,而癌症裡,又以女性乳癌最教人害怕。

乳癌的發生與遺傳基因有相當的關聯性;若母親有乳癌,女兒罹患乳癌的機率為一般人的2至3倍,家族病史無疑是乳癌的高危險因子。基隆長庚醫院癌症中心主任王正旭曾經宣告一名病患罹患乳癌,結果「驚動」了所有的女性家屬,近如直系女性親友,遠如堂表姊妹甚至乾姊妹,也紛紛央求要篩驗乳癌。

王正旭表示,在他十多年的行醫經驗裡,還沒看過病患家屬在同一時間點也被檢出癌症的例子。但不論他如何費盡唇舌解說,還是會有家屬質疑「乳房附近為何仍可摸到小腫塊?」王正旭釋疑:與西方婦女相較,東方女性的乳房組織密度較高,尤其排卵期間因賀爾蒙分泌的關係,會導致乳房摸起來「沒那麼平滑」。然而,這些慮病的女子依舊憂心忡忡,私下大量服用健康食品以求安心。

除了常見擔憂罹患乳癌的女性病人,王正旭還曾看過一名中年男子,因頭痛問題而有腦瘤焦慮,病人四處求醫,幾乎跑遍台北至屏東間各大醫院,在疼痛科、腫瘤科、內科之間遊走,光是就醫與健檢費用就花了近60 萬元。

然而,癌恐並不限於個人,透過大眾媒體,也會引發民眾大規模的恐慌。

仲介恐懼

行政院衛生署每年年中公布國人10大死因及10大癌症統計,本是好事一樁,有助民眾提升防癌意識,但在訊息簡化及媒體聳動報導下,對癌症的認知往往發酵成癌症恐懼。

以平面媒體為例,自從「蘋果日報」成功打入台灣市場後,其他報社與電子媒體莫不跟進重視生活醫藥新聞,其中又以癌症新聞最受青睞,但報導語法多以「○○○可能致癌」為主,並找來個案癌友現身說法,更加強化了致癌因子的無所不在,以及癌症威脅迫在眉睫的恐慌感。

對於這種癌症恐懼的傳播與散佈,陽明大學社區護理研究所教授盧孳豔認為,雖然醫界對癌症成因仍所知有限,但媒體報導不但急於把危險因子與疾病的「關連性」,論述成絕對的「因果關係」(例如:女性從事多重性行為的結果,「必然」會導致子宮頸癌),更進一步順勢把罹癌的「果」歸結為少數幾個單一的「因」,搞得民眾神經兮兮,這個東西不敢碰、那個東西不敢吃,分明是自己嚇自己。

此外,衛生單位與民間團體的「口號式」的防癌宣導,有時也讓一番美意反成為民眾的焦慮來源。

盧孳豔舉例,不論是「天天5蔬果,癌症遠離我」,或「蔬果彩虹5-7-9」(每日各色蔬果攝取量兒童5份,12歲以上女性及男性各為7份及9份),都在聽似簡單、實則簡化的口訣公式裡,額外創造出「不吃蔬果就會罹癌」的恐懼。「有民眾每天擔心是否吃足5種蔬果,如果少吃一種,心裡就感覺『毛毛的』。」

「為了怕『漏吃』,只好另想辦法,把所有蔬果榨成果菜汁喝。」許多家庭主婦就像育有一子的張太太一樣,看了電視購物台大力放送的蔬果調理機廣告後,忍痛花了兩萬多元,加入「果汁防癌族」行列,貢獻於每年營業額粗估至少5億台幣的蔬果調理機市場。

藥物心理雙管齊下

在身、心交互影響下,多數慮病症患者會出現頭痛、耳鳴、心悸、口臭、腸胃不適等身體上的症狀,病情輕重不一,但並非無法醫治。耕莘醫院楊聰財主任建議「治本」的方式是,醫生協助患者建立正確的健康觀念,並鼓勵他們改善受慮病症影響而惡化的社交及職場關係;不過,急性焦慮或恐慌發作的時候,仍應給予抗焦慮藥物治療,以減輕患者的不適。

此外,楊聰財強調,慮病症往往反映出個人對現實生活的失望、對自我身體的知覺不足,以及社會對特定疾病的偏見(例如:癌症從前被認為是絕症),在這種時刻,「家人與親友的關愛支持極為重要,只要患者恢復對生活的熱情,重建對自己身體的認識與信心,多數人都可回到正常生活的軌道。」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